11月27日下午,“重叠与边界”潘然个展在广州三域·滙艺术空间隆重开幕,一众评论家、艺术家、藏家朋友汇聚一堂。本次展览由鲁虹老师担任策展人,俞可老师担任学术主持。展览的作品主要来自于艺术家在疫情期间近一年的创作,特别是集中在这七个月于汕尾在地期间的创作。艺术家每日面朝天海、日月、昼夜的潮涨潮汐日出日落,这一切让她与喧嚣的尘世隔离,将身心融入与此,所以我们看到了画面中静止的时空,封印中的生命,光的追逐及这一切景观投射于内心时如薄沙般的思绪和那曲线的形成的意视边界。此次展览绘画作品近三十余幅,同时展示了艺术家于展览空间在地完成的两件水晶装置作品,艺术家以她对材质的思考和观念设计并完成,为每一位观者带来全新认知与体验。

  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俞可老师为展览撰文指出:《重叠与边界》讲述的不仅是潘然与这次旅程有关的心灵记录,是2006年以来她因回避艺术潮流而独自行走的艺术故事,也是艺术家面对自身实验的一次总结。这对于曾经迷恋古典主义的潘然而言,是一次刻意地用最熟悉的媒介进行自我陌生化书写的尝试。尽管今天的艺术总是着力于媒介的开拓,但在潘然看来过多的选择并非明智之举,她更愿意将自己有所限定,进行深入的探索。在她的创作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她试图用自己敏锐的感知形成某种形而上思考,以个体存在状态的异常感悟,来回复自己内心深处不同于常规的工作内容。那些不同色层所讲述的不仅是大海、风、云与光,也是她怀揣希望的种子,播撒的是艺术家骨子里对“复杂现实”的认知。在这个意义上,这些作品已经成为她深入自然的思考载体,也是她追问生命感悟的可视证据。

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 100x80cm 布面油彩 2021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 100x80cm 布面油彩 2021
黑色的统治 100x80cm 布面油彩 2021黑色的统治 100x80cm 布面油彩 2021
开渔 50x40cm 布面油彩 2021开渔 50x40cm 布面油彩 2021
零度空间 100x100cm 布面油彩 2020零度空间 100x100cm 布面油彩 2020
另外于是 100x100cm 布面油彩 2021另外于是 100x100cm 布面油彩 2021
偶然 60x50cm 布面油彩 2021偶然 60x50cm 布面油彩 2021
闪烁 直径40cm 布面油彩 2021闪烁 直径40cm 布面油彩 2021
鱼的祷告 60x50cm 布面油彩 2021鱼的祷告 60x50cm 布面油彩 2021

  策展人鲁虹老师在序言中写道;“我注意到,在她的这批作品中,每根线不仅是弯曲的,并且突显出来,竟至呈三维效果。而它们相互组合穿插,则衍生出了不同的艺术形态。潘然告诉我,为了创作这批作品,她用7个多月的时间,在汕尾一处俯瞰海景的房间里,以接近闭关的状态投入其中。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其过程也是修性、慰藉心灵的过程,就如同佛教徒打坐时重复拨动念珠或反复诵经一样。倘若要追根溯源的话,我认为,其作品一方面与著名的弦理论影响有关;另一方面则与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1943年5月6日出生于美国洛杉矶)的影响有关。我们知道,所谓弦理论是一门理论物理学上的学说。其认为组成所有物质的最基本单位是一小段“能量弦线”,在弦理论中,基本对象不是占据空间单独一点的基本粒子,而是一维的弦。这些弦可以有端点,或者他们可以自己连接成一个闭合圈环。正如小提琴上的弦,弦理论中支持一定的振荡模式,或者共振频率,其波长准确地配合。而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1943年5月6日出生于美国洛杉矶)则是一位以空间和光线为创作素材的当代艺术家。他的一些作品通常会利用封闭空间将观者包围,以控制观者接收光线的程度,比如在著名作品《Sky Space》中,他就以光线隧道和投射手法来创造出看似具有质量和重量的形状,但其实这些形状只是光线的投射。恰如一些评论家所评论的那样,詹姆斯·特瑞尔不少作品中光线的照射方式不光带有宗教上的含义,同时也是消费社会中非常好的静心剂!也正因为如此,特瑞尔曾经强调要展开一场慢艺术运动,在他看来,当观者在欣赏一件艺术作品时,只要花费必要的时间,能有利于对作品的深入理解,并获得心灵的宁静。

  艺术家潘然谈到自己的创作时说:“我的画面只有曲线,即使直线也是有弧度的,它们首尾相接,像一个“圆”,也可以是一个莫比乌斯环,跨越维度的无限循环。把彼岸世界转移到现实世界,把对未来的向往转换为对内心的探求。当线条滑过二维,与惯性对抗,才有可能制造出我需要的线。而惯性,是弧度,一种有限的坠落,然后深吸一口气,呼出瞬间,笔尖滑过,如同弦一般的存在。我要表述的,就是让绘画脱离物质的本质……,作为理论物理的一个分支学科,弦论的一个基本观点是,自然界的基本单元不是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之类的点状粒子,而是很小很小的线状的“弦”,包括有端点的“开弦”和圈状的“闭合弦”。弦的不同振动和运动就产生出各种不同的基本粒子,能量与物质是可以转化的,故弦理论并非证明物质不存在,它也可能是量子引力的解决方案,更有可能成为描述世界的终极理论。画面中的光晕是海所给予的对待色彩的体验,使我有机会摆脱色彩的惯常认知,从而用“虚无”来塑造颜色。画笔成为自己与自然相互呼应的媒介,并以此来表达我对生命的认识。近二十年才找到寓意的绘画语言,一直在自我限制中体验绘画的内在形式,此时媒介与我就像去经受的内心体验,获得某种难以言传的感悟,用重复的简洁的工作去寻找情感与精神的另外需求??当我们将视界置于更高维度,也许问题已不存在。”

  展览持续到2022年1月14日,观众可关注“三域文化Trealmculture”公众号预约观展。